世界能源问题

指凡是能提供各种能量的物质资源。当代世界能源问题既是指能源的开发利用和供需,又是一个牵涉到世界政治经济和南北关系的全球性战略问题。 <br>能源可分为:一次能源,即自然界天然形式存在的能源,如煤炭、石油、水能、太阳能、核燃料等等;二次能源,即由一次能源转换成另一种形态的能源,如电力、汽油、蒸汽、煤气等等。按能源的使用性质可分燃料与非燃料能源;再生能源(指可循环再生的能源,如太阳能、风能等)和不可再生能源(指经消耗不能再生的能源)。人们正把已被广泛应用的能源称为常规能源; 尚未被人类广泛应用的太阳能等,称为非常规能源。新能源是指目前尚未广泛使用但正在试验中的能源,包括核能、太阳能、地热能、海洋能等。世界能源的储量的分布与开发是不平衡的。石油在1979年底的探明储量为6416亿桶,其中中东地区占56.4%,苏联东欧14%,非洲8.9%,中南美8.8%,北美5.2%,西欧3.7%,亚洲太平洋3%。该年石油开采为228亿桶。煤炭的最终储量为10万亿吨,其中优质煤为7.7万亿吨。已探明可采量为6400亿吨,苏联东欧国家占41.7%,北美24.9%,西欧14.5%,亚洲太平洋11.2%。可供开采200年。天然气1982年探明储量849590亿立方米,可供开采40~50年。战后以来,世界能源消费构成变化的一个显著特点是自60年代后石油取代煤炭居主导地位,美、日、西欧等经济发达国家的能源消费纷纷转向以石油为主。60年代至1973年,西欧美国和日本的石油消费量分别增加了12倍,31.6倍和184.7倍。1973年世界一次能源结构中石油占47.2%,煤炭28.2%,天然气18.2%,核能0.8%,水电5.6%。大量的廉价石油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西方经济、特别是日本经济的迅速增长。石油几乎成为西方经济的动脉,世界石油的储量、价格和运输也成为影响世界经济和政治局势的重要因素。1973年,石油已占西方能源总消费量近一半,而其石油消费量的一半来自中东。中东被称为世界 “石油宝库”,是世界上最大的产油区。长期以来,西方7家国际石油公司对中东产油国进行掠夺和剥削。1960年9月,为了维护本国的石油权益和保护本国的石油资源,中东产油国和其它第三世界产油国一起成立了石油输出国组织。它们实行国有化,逐步收回对石油资源的主权。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后,阿拉伯产油国为了打击以色列的扩张主义及其西方支持者,以石油为武器,通过对石油实行减产、提价和禁运,从经济上和政治上沉重地打击了西方发达国家。这是第一次世界能源危机,进而导致了70年代西方国家战后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1980年9月两伊战争爆发,极大地冲击了世界石油市场,引起油价再次暴涨,酿成了第二次世界能源危机。 <br>日本、法国、意大利等工业发达国家,能源自给率很低,1978年分别为14%、24%、20%,联邦德国也只有42.9%,它们对石油进口的依赖程度是99.8%,99%,98. 8%和96. 6%。美国、英国的能源自给率达到78.2%和80. 2%,但石油消费量的44. 5%和41.5%需要进口。在100多个发展中国家中,有80多个国家是石油进口国。能源危机波及全世界大多数国家和地区,油价暴涨造成了这些国家出现外汇赤字,影响其经济增长。1974年2月,为了对付能源危机,21个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在美国的倡议下成立了国际能源机构 (IEA),以便谋求同石油生产国之间的对话与合作。能源是人类生产和生活的物质基础,是人类的共同财富。占世界人口不到1/4的发达国家,能源消费却占世界总消费量的3/4以上;而占世界人口2/3以上的发展中国家,能源消费量还不足总消费量的1/5。发展中国家为争取新的合理的国际经济秩序进行斗争。石油输出国组织在运用石油武器打击西方国家的同时,为维护第三世界的团结,于1976年1月设立国际发展基金,旨在向进口石油的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援助。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坚持能源问题必须同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结合起来。这对推动在联合国范围内举行关于合作与发展的全球谈判 (即全面和综合地讨论南北经济关系的五个领域,包括原料、贸易、发展、能源和货币金融)作出了有益的贡献。能源是重要的战略物质。面对两次能源危机的冲击,各国纷纷制定自己的能源政策和能源发展战略。主要是谋求石油的稳定供应,提倡节能、发展煤炭生产、开发核能和新能源。美国1979年宣布“10年能源计划”,提出仿效战时体制。里根上台后把能源政策上升到有关国家军事安全战略的高度,把中东地区列为其全球战略的重点之一。美国政府宣称,为了保护中东的石油和被称为西方生命线的海上石油通道,将不惜一战。80年代初,西欧国家调整能源消费结构,发展新能源,并实行能源进口 “多元化”政策,增加从苏联进口天然气和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并大力开展节能活动。国际社会重视开展新的能源科技革命和开发新能源。1981年8月联合国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召开了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会议。会议主张依靠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和协调一致的工作,来解决具有全球意义的能源问题。会议要求与会国从以石油为主要能源过渡到包括核能、太阳能等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在内的持久的和多样化的能源消费结构。迄止1985年世界已有26个国家开发核能,共拥有约375座核电站,占世界总发电量的10%,其中法国的核能发电已占其总发电量的70%。 <br>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能源是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重要物质基础。新中国成立后,非常重视能源的开发与建设。60年代初,石油工人艰苦奋斗建设了大庆油田,在1963年实现了石油产品基本自给,结束了依靠 “洋油”的时代。70~80年代又建设了辽河、大港、胜利、中原等油田。原油产量在1978年突破1亿吨,1988年达1.3亿吨,占世界第5位,煤的产量1988年达9.4亿吨,占世界第一位。但由于我国人口多、经济科技不发达,因而目前能源供应紧张,主要表现在煤炭生产跟不上电力生产,电力生产满足不了消费。1979年成立了中国能源研究会。1983年9月中国派代表团参加了世界能源会议,1984年加入国际原子能机构。水电、火电和核电是中国能源的三大支柱。中国根据本国情况因地制宜重点发展中小型水电站的成功经验,联合国已向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推广,并且联合国还在中国设立了小水电站培训中心。作为新能源的核能在中国也受到重视,1984年后兴建了浙江、秦山核电站与广东深圳大亚湾核电站。计划在1990年与1992年前后陆续投产发电,中国还将在华东和东北地区建设核电站。为了保证核电站的安全和对核电发展进行监督与立法,中国在1984年设立了核安全局。中国能源的基本方针是贯彻开发和节约并重的政策,努力改善能源的生产结构和消费结构。能源开发以电为中心,煤炭为基础,积极开发石油、天然气;大力发展水电,稳步发展核电,同时加速农村能源及电气化建设。